思纳朱轶俊:乡绅文化操盘手 特色小镇掌舵人_新浪地产网

思纳朱轶俊:乡绅文化操盘手 特色小镇掌舵人

提要:“乡愁是一条河,在城市打拼的人在一头,而乡村在另一头。”此类描述城乡矛盾的语句,曾经不止一次地出现在网络上。而在国家政策层面,也曾多次关注城乡差距与特色小镇。住建部就曾多次指出:“特色小镇不能千篇一律,更不能照搬城市模式。”那么特色小镇的“特色”到底该如何发掘?又如何做到自身独特的风貌?带着这些问题,新浪地产采访了上海思纳建筑规划设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朱轶俊先生,探寻了这位乡绅文化操盘手对特色小镇的经验与情怀。


上海思纳建筑规划设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朱轶俊先生

  “乡愁是一条河,在城市打拼的人在一头,而乡村在另一头。”此类描述城乡矛盾的语句,曾经不止一次地出现在网络上。而在国家政策层面,也曾多次关注城乡差距与特色小镇。住建部就曾多次指出:“特色小镇不能千篇一律,更不能照搬城市模式。”那么特色小镇的“特色”到底该如何发掘?又如何做到自身独特的风貌?带着这些问题,新浪地产(微博)采访了上海思纳建筑规划设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朱轶俊先生,探寻了这位乡绅文化操盘手对特色小镇的经验与情怀。


不舍情怀 情系乡绅小镇

  思纳史密斯成立于2000年,在10多年间专业提供建设项目全过程服务的综合设计管理和咨询,在特色小镇、产业园区等项目类型上建树颇丰。其参与设计规划的南浔荻港丝绸小镇、南京溧水乡绅小镇等更是特色小镇的出色代表。不但是在特色小镇方面经验丰富的策划者,更是一家参与到后续运营的“操盘手”。对于过往的成功,朱轶俊总裁低调地将其归功于机遇以及对情怀的坚持。


荻港古村文化保护区域规划

  “思纳能够在特色小镇方面获得成功,一方面是机缘巧合。我们最初接手的城市更新、产融城和美丽乡村项目较多,在这几种业态上获得了较多的经验。同时,国家政策也开始向特色小镇倾斜,城镇化的发展也使得特色小镇备受关注,也助推了思纳在这方面的发展。另一方面,我个人也有一丝乡绅文化的情怀。相较于其他国家,国内城乡之间的差距和割裂都是比较大的。经济发展的速度、人口流出都是乡村需要面对的问题。因此,我一直希望以自身的努力,让乡绅文化回归,缩小城乡之间的差距。”


荻港古村传承千年的桑基鱼塘农业文化

  思纳对于特色小镇的坚持,不但体现在参与项目的数量上,更体现在其规划运营的深度上。对此,朱总也有自己的理解,他表示:“参与到特色小镇的运营中,需要我们考虑更多的问题,而不是单纯地设计规划一个园区。对思纳来说,每个项目都是独特的,解决方案需要取决于业主的要求、政府规划、建筑经济、基地性质、周边环境还有产业基因等因素,我们不赞同任何单一的形态表达。在公司架构上,也集合了思纳设计股份、思纳文创投资、乡绅小镇运营公司、帮帮基金、思纳微产业学院等涉足特色小镇各个环节的机构。能够将文化重构、规划设计、产业培训、招商运营串联成为一个闭环。不但打造特色小镇,更使得它能够健康地运营下去,使得人能够回归小镇,文化回归小镇。”

悉心雕琢 成为文化操盘手

  正如文化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形成的,特色小镇想要成熟运营也需要经历一个漫长的过程。对于情系乡绅文化的朱总来说,他选择以悉心地雕琢去等待小镇文化逐渐成型。


小镇项目规划讨论

  “策划和运营特色小镇,最大的挑战就在于你参与到了运营之中,涉及的时间和金融成本都会上升,就更需要考虑多方的诉求,就更需要去挖掘当地真正原生的优势产业和文化基因。对于特色小镇项目,思纳一开始就会投入产规、文创和设计三个团队,深度地考察甚至两个月左右的时间。同时,还会针对当地政府、乡镇居民发放大量的问卷调查,充分了解各方的诉求。这样才能找到真正适合当地的文化产业,只有满足当地人诉求的产业,才能让乡邻活跃起来,在改善当地经济环境的同时,最小程度地改变当地的生活状态。”


帮帮基金产业导师与当地手艺人交流

  对于特色小镇“千篇一律”的问题,许多地方都感到头疼。然而思纳依靠自身众多的成功项目案例,在找到乡镇自身的“个性”方面,有自己的心得。对此,朱总表示:“思纳的特色小镇项目,现在已经遍布华北、华东和云贵地区。由于有这些成功的项目案例,在为当地政府和乡解释民的时候,也会更有说服力。在挖掘乡镇产业,建立当地文化特色方面。思纳除了前期深度的调研,还会综合考虑产业链上下游的完整闭环。比如思纳在江苏、浙江和云南都有以丝绸为核心的特色小镇项目。但是在产业链的细致分工上,他们有各自的侧重点。云南的生态环境更好,也更适宜旅游,所以我们将养蚕、取丝等更原生的产业规划在这里。而南浔、震泽等乡镇,产业已经发展到了一定阶段,因此丝绸的深度加工和文化创意等产业就更适合这里。针对丝绸文化,思纳还接受了许多‘一带一路’概念的小镇策划项目,也都会根据当地的特色进行设计与规划。”



马来西亚·吉隆坡 | 森美兰高铁新城概念规划

  乡镇最终还是人居住的集群,乡绅和乡民才是特色小镇产业和文化的载体。对于人来说,简单的设计和策划是不够的,更需要培养与培训。对于文化的操盘,可以说是思纳在特色小镇业态上屡获成功的精髓。

  “思纳有自己的‘帮帮基金’,解决乡民的金融问题。也有自己的培训机构,可以请台湾日本等地方的培训师,耐心地帮助乡民发展自己的独特手艺。”谈起特色小镇的文化改造,朱总再三提到了耐心,好似一个由乡愁变成乡亲的发酵过程,“其实在特色小镇的规划中,如何处理好当地乡民的诉求也是一大难点。对于我们对店铺的改造和手艺人的培训,很多时候会遇到不理解。很多人觉得‘自己现在的生活方式很好’,甚至会觉得‘改造的时间让他们少了很多的生意’。这时候,思纳就会给以耐心,努力地避免‘改造’这种想法。对于特色小镇的文化,并非是在乡镇生活和城市生活这两条线上找交叉点,而是应该是尽力地‘放大’当地手艺人的特色,努力地在保留原生的生活状态的条件下,拓展优势产业。”

  用“雕琢”这个词来形容思纳为特色小镇做的一切,或许是不恰当的。朱轶俊总裁关怀乡绅文化、心系乡镇发展的初衷更像是一位园丁,日夜栽培让项目茁壮成长,心中早已有它长成的模样。


帮帮基金产业导师与当地手艺人交流

新浪地产
关键词:

特色小镇相关的智库下载

更多

特色小镇相关的社区论坛

更多

网友观点

我要说两句

person
您好,请登录后进行评论。点击 登录 注册新账号

文明上网,登录评论,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新浪地产保持中立。

快捷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