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伟:永葆意气风发的心

提要:2016年3月12日,由优采精英俱乐部主办,华德涂料、西蒙电气支持,新浪地产作为发布媒体的“为爱而来·优采精英俱乐部—京津冀分会成立大会”,在北京朝来科技园的雨咖啡馆隆重召开。会上上海纳百河营销机构董事总经理、原SOHO中国上海区域总经理闫伟发表了主题为《永葆意气风发的心》的演讲。

  2016年3月12日,由优采精英俱乐部主办,华德涂料、西蒙电气支持,新浪地产(微博)作为发布媒体的“为爱而来·优采精英俱乐部—京津冀分会成立大会”,在北京朝来科技园的雨咖啡馆隆重召开。会上上海纳百河营销机构董事总经理、原SOHO中国上海区域总经理闫伟发表了主题为《永葆意气风发的心》的演讲。


上海纳百河营销机构董事总经理、原SOHO中国上海区域总经理 闫伟

 以下是会议实录:

 闫伟:天真者是比较幸福的,因为我们从出生、学习、工作,到拥有自己的事业,如果真的保有上帝给我们的初心就是荣幸了,但是我们在工作当中改变很多,真正保有初心的,就是天真者,他们是上帝的天使者,是一种幸福。

  说说我自己的成长经历。我的工作、生活很长时间在上海和江浙周边。温州的企业家跟我们完全不一样,我认识一位做吸管的,叫做楼仲平,全世界吸管大王,全球量40%,全球十根管当中四根是他生产的。包括温州制鞋、制衣企业,他们的创作历程跟我们完全不一样。由于当地经济环境、地理环境限制,当地自然资源、社会资源相对匮乏,所以必须要走出去。像义乌有一句话叫做“鸡毛换糖”,不知道在座各位嘉宾听说过这句话吗?在义乌生活环境很贫困,所以我们经常是用小东西换小商品,一走走几百里山路,走出大山。到农业相对发达的地区换什么?换鸡毛,所以叫做鸡毛换糖。鸡毛拿过来之后,跟排泄物进行混合,最后成为一个肥球,种到地上,能长出东西来,所以有种经商传统。

  2005年,在SOHO中国IT部五年时间,跟潘总聊过一次天,问问我的职业规划什么样,做IT部门五年了,能不能帮描绘描绘我五年之后什么样。他可能没在意,开玩笑说你多好啊,工作稳定,IT男,都挺好的,五年之后还这样。我一想,五年之后还这个德性,心里有不甘。第二天又去找潘总,我就辞职了。潘总问你什么意思?我说你这句话刺伤了我,五年之后我还这样。他又问我想如何?我说能不能让我接替一下一线。他说可以,不过有几个条件,现在是部门经理,要是去一线就什么都没有,从员工做起,一个月先拿三千,而我原来月薪两万多。我说可以,转行。

  2014年年初到了SOHO中国销售总部,三年多时间,重新做回到市场总监,也是机缘巧合。在2009年时,我被派到上海。那个时候SOHO中国有一些比较大的改革,有想法的客户总监,任何部门的人员,都可以自己独立挑起队伍,承担销售任务。2011年底,出了很多事情,有造反的,私自改造的,负面报道很多。我很挫火,公司提供一个机会,有可能作为创业平台,结果不珍惜,克扣员工工资,你们都不弄,我弄。我又一次说,席位的事,别人做不好,不代表我做不好,别人不敢做,不代表我不敢做。我说我来,您给我一个机会行不行。潘总说,别因为网上这些事情太冲动,考虑考虑。我说行,先休假。我正在倒时差,在佛罗里达玩。他着急了,好几天找不着你,在哪。我说我在境外。他说你这个事到底怎么着,定还是不定。我说不是您让我等消息吗?他说,我的意思给你两天时间,给我回信。我说行,这事我干。

  干了几天,不能说辉煌业绩如何如何,我只能说作为一个刚刚创业不长时间,三年多时间,我们至少解决了第一个问题,活着。这个要求很高,现在见到00后、90后、85后创业者,跟我们聊天,上来就是停牌,往大了炒,A轮、B轮。我们作为一个可能跟他们比岁数相对大一点,我个人对这些事情聊聊而已,兴趣不大。我一直奉行一句话,做销售时间长了,所以对销售这件事看得比较淡,不是越强越重,而是越强越淡。我一直觉得赚大钱是命,命里有时终需有,命里无时莫强求,赚小钱一点一点挣,像鸡毛换糖,任何一点可能性都不放弃,去挣钱。我和合伙人头一年定的目标比较简单,比较接地气,活着。活过了再说。

  其实这个过程当中,相信大家在各个公司都是总监,出来过程当中,心里不适应远大于工作不适应。关于心里不适应,我举一个小例子。我们出来之后,跟朋友一起吃顿饭,看看今后大家合作的机会,互相帮忙。但是当你吃饭过程当中,习惯性在结束之后,想对服务员说三个字。如果你在公司会对服务员说什么,开发票。因为习惯性出去之后都是公司费用。而跟别人聊事,突然间开张发票,开给谁,开给我自己。这是一个心里落差,换句话说,你值得自己养活自己。

  以前休假就是今天跟工作无关,谁也别找我,等自己创业之后,没事自己到公园跑步,看90后白领,或者带着孩子父母,他们的状态在享受周末,周末时间属于自己,但你选择另外一种生活方式,这个时间就不是你自己的。

  我们现在的创业方向,和郭总有些许不一样。我一直跟公司员工说,希望你有一天成为诸多商业地产公司当中的一员,希望更多销售团队从我这出来,同时流入我这里。现在从我公司里出去自己再开公司,已经有七八家。我们在上海属于抱团取暖,无论设备供应商、材料供应商还是营销服务商,面对开发企业的时候,我们都是弱势群体。我们作为弱势群体唯一能做的就是一件事,扎堆抱团取暖。我们绑在一起,可以给甲方提供很好服务,商业状态,相互还是有一个牵制、制约,做平台就是这样,给大家提供服务,我们作为个体提供不了的东西,否则这个平台就没有意义。

  所以现在90后创业分成两大类,第一类,像雨咖啡创始人,有海外背景,有一定国际化视野,选择众筹,互联网创业,换句话说高大上的产业,但是大家记住了,因为我们是做代理的公司,好听叫销售机构,说白一点就是卖房子的。我接触的人群和客户,我还看得到,我们中国在北京、上海最底层的,刚刚下火车,两眼放光,四面透风,务工人员,我们叫农民工也好,进城务工也好,北漂也好,海漂也好。

  我有的时候中午没什么事,经常去一个地方,上海虹桥交通枢纽,很壮观,有一个中庭,全中国唯一一个中庭,最底下一层是地铁,再上一层是长途车,再上一层是高铁,再上一层机场。我不是看宏伟建筑,喜欢看在这个交通枢纽当中来来往往的人,尤其是在火车站,虹桥高铁,能看到真的是大包、小包进城人员,从他们的眼中能看到希望,他们就是带着希望来到上海、北京,来到中国一线城市,改变自己的命运。我也看得到很多混的不好的,现在叫逃离北上广。当然有一部分同志不喜欢北上广的生活,说难听一点就是混不下去,回老家了。在这个交通枢纽当中看到来来往往他们的状况,这个状况对于我来讲让我觉得不能停,至少得为了活着这个目标。

  我们这些小朋友,说句良心话,我不想说我的销售员卖多少房子,多少客户,挣了多少佣金,这是销售基本本分。我想说我体系当中不成功的人,其中有一个小伙子,个子不高,黑黑的,山东的,姓张,打电话打了两年时间。我们工资很低很低,每个城市最低工资标准就是我们的工资。他们工作很简单,每天早上九点开始,打电话到晚上九点。可能各位都接到电话,觉得特烦。这是十年前生存方式,住在地下室。两百块钱一个床铺。每天早上起来,买十个包子,早上两个,中午四个,晚上四个。这是他的日子。

  小伙子工作两年,一单没开,一分钱没赚到。回家的火车票,都要公司贴补。最后我说,你不太适合销售工作,建议做一点别的。这个人没联系了,跟出现在虹桥交通枢纽失败者一样,灰溜溜离开了上海。以后跟自己的孙子说,爷爷当年在上海打拼过,没成功,回来了。结果过了半年,我得到一个特别高兴消息,小伙子在上海郊环,相当于北京六环外,卖袜子,就是女士冬天穿的稍微厚一点的袜子,到第二年一个月可以挣到五万。我最新了解到的消息,他已经在上海买房子,买了一套三百多万的一居室,中环附近。这是特别让我高兴的一件事情。他真的融入了这个城市。去年一年卖了两百万,这些都是小生意,钱都是一分一分攒出来的。依托的是什么?淘宝,依托的是平台。

  真正创业不是干多大一番事业,如何如何。真正的创业可能就是为家人、孩子、父母创造一个改变现在生活状态,仅此而已。这一代90后,很多人踏踏实实想法,这个比例远远超过了好高骛远的。因为我们有太多人仍然需要改变自己的生活状态、生存状态,只要有人在,一切皆有可能。

新浪地产
关键词:

网友观点

0人评论了新闻:闫伟:永葆意气风发的心

我要说两句

person
您好,请登录后进行评论。点击 登录 注册新账号

文明上网,登录评论,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新浪地产保持中立。

快捷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