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宗翘先生从宗教建筑到中国传统文化的深度思考_新浪地产网

俞宗翘先生从宗教建筑到中国传统文化的深度思考

提要:俞宗翘大师是老一辈建筑师中的翘楚,不过不同的是,俞先生主要致力于传统宗教建筑的研究,他毕业于清华大学建筑系,其设计理论及学术思想自成一派,并深入地影响了国内传统建筑界的实践与发展,数十年来,从香港的志莲净苑开始,一步步为中国传统宗教建筑在新时代的发展打开了新局面,一方面留下来可贵的建筑设计实例,另一方面也留下了深厚的实践经验与思想结晶,值得后来人去敬仰与学习。

  俞宗翘大师是老一辈建筑师中的翘楚,不过不同的是,俞先生主要致力于传统宗教建筑的研究,他毕业于清华大学建筑系,其设计理论及学术思想自成一派,并深入地影响了国内传统建筑界的实践与发展,数十年来,从香港的志莲净苑开始,一步步为中国传统宗教建筑在新时代的发展打开了新局面,一方面留下来可贵的建筑设计实例,另一方面也留下了深厚的实践经验与思想结晶,值得后来人去敬仰与学习。

  他学识广博,对建筑的工程特征深谙于心,在一组传统建筑的设计中,并不因为是传统建筑,故意去迎合文化立场的需求;恰恰因为其巧妙的判断力,足够让俞老先生能绕过现有浮躁的文化机制,避免沦为新一代建筑的样式生产者,而是在理性的价值标准下为中国建筑创造出更多的契机。

志莲净苑·香港

  传统式建筑的内缩使其发展不具有连续性,但想要发展,光凭风格论显然是不行的。所以俞先生在设计香港志莲净苑和上海留云寺时就注意到了这一点:“唐代三百年,早唐最具唐代特色,但晚唐更为成熟”“早唐的缺点是柱头以上纵架较弱,柱头枋布置稀疏,斗栱未用补间铺作……檐下显得单薄,人字栱造型未能融入整体…….感到杂乱。”

志莲净苑·香港

  在理性视角下,传统式建筑的价值意义可以重新得到了发掘,设计变成了度量形式的手段。设计师的精神和意识的加强,有助于抵御日益庸俗化的风格至上论。另一方面,明确了成熟的选题带来的秩序对设计的意义,就可以在秩序之中进行大与小、局部与整体的讨论了。

志莲净苑·香港

  这也是俞先生非常有智慧的一点,不拘泥于惯用做法,而是服从秩序,并“感性为重”。比如其在《志莲净苑随想录》中谈到:“为了使全寺的主体大殿更为突出,除了加高台明、柱身、还对屋顶的形式加以讨论。屋顶造型的比例与平面比例有密切关系,大殿通面阔与通进深之比为1.58:1。一般这样的比例如做“四阿顶”会形成正脊太短,比较适合做“九脊顶”;但四阿顶是最庄严雄伟的一种,为了突出主题,决定还是用四阿顶来,脊短的缺点用推山来改善。”

志莲净苑·香港

  所以《志莲净苑设计随想》说到:“感性为重”,“主从分明的措施是一系列的,除屋顶形式外,还有用材、面阔、斗栱等形式方面。”这也是俞先生在《上海留云寺设计随想》中提及到:“群体最重要,统一协调是主要目标,个体间的个体关系是设计的重点,要主从分明,每一局部都要充分意识到自己的作用,单体要互相呼应,各自成为整体的有机组成。”

玉佛寺·上海

  俞先生的思想与哲学,很贴合古代巧匠的心思,是在基本需求层面之上,尽量顺应原理,实际上,俞先生自身也拥有远比古代巧匠看得多看得远的优势条件,这一优势体现在他处理建筑秩序的过程中,远超脱时代与风格的惯性,在现代设计师的精神下,将选题的优势发挥到前所未有的高度,“感性为重”,实际上是基于超脱技术范围内的人文视角的判断,是对同一概念整体的极致追求。

志莲净苑·香港

  致力于传统宗教建筑设计近二十余年,俞先生的思想具有相当的深度和广度,远非这篇文章所能概括,本篇文章就其思想中最为人所知的部分做了浅陋的阐述,主要总结了其作为一个建筑设计者,对待传统宗教建筑的态度,即,进行设计的时候,往往不局限于既有的时代感和样式,肤浅的风格理论,而是顺应原理,跟上时代,兼收并蓄,取传统之精神,扬民族之风貌,不简单地把传统建筑与现代建筑二元对立,同时追寻建筑的形式与秩序,形成强烈的整体感,俞先生将传统建筑的核心词汇扩展到具备诗性的高度与哲学的深度,并对传统建筑精神做出了姿态明确的捍卫和补充,借助这个时代,俞先生的思想必将对更多人和领域产生影响。

新浪地产

新时代相关的智库下载

更多

新时代相关的社区论坛

更多

网友观点

我要说两句

person
您好,请登录后进行评论。点击 登录 注册新账号

文明上网,登录评论,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新浪地产保持中立。

快捷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