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房地产面临崩盘危机 建筑涂企寒冬将至

提要:——民间固定资产投资比增速将至16年来最低  中国财团的买买买的确延缓了通货紧缩的到来,但民间固定资产投资比增速降至16年来最低,这告诉我们,中国财团已经买不动了。

中外涂料

  近日,三篇关于房地产的言论引起读者关注, 《秦朔:房地产资本主义正在中国上演》、《许小年:房地产的去库存难题——涨价去库存?》、《叶檀:加拿大房价雪崩了下一个轮到中国?》 ,中国房地产今时今日牵动着无数人的神经,从大佬到平民,无一不为之倾倒。

  2015年,建筑涂料产量约为516万吨,占比30.4%,产量与2014持平。活跃在市场上的中国建筑企业为中国涂料行业带来一股股清流,而面临崩盘危机的房地产,分分钟被搅和成泥石流。

  房地产资本主义正在中国上演

  ——房地产面临崩盘危机

  1.许小年——“别的行业都是降价去库存,只有房地产行业是涨价去库存。”

  中欧工商学院教授许小年近日的一番讲话,深彻骨髓地点出了房地产市场当前的主要矛盾。

  许小年认为,虽然房价上涨能短期内消化当前的库存,但是必然刺激开发商继续拿地,继续加杠杆,政府继续高价卖地,形成新的库存。这样形成的新库存,以后更难去化,手术难度更大。

  2.秦朔——居民加杠杆的空间还有多大?社会成本的压力会不会显性化?如果房价从高点回落,有没有风险预案?

  秦朔三问剑指房地产崩盘危机。他在稳重写到——房地产资本主义正在中国上演。他讲到,如果看交易杠杆率(新发放房贷规模/房屋销售规模),2015年中国为43.12%,而美国是在接近50%的时候发生了次贷危机。秦朔谨慎的发言中却不难嗅到一丝寒气,房地产高杠杆、社会成本高、房价高位跌落无风险预案,三个温柔提醒,不禁让人从地产虚假繁荣的表象中惊醒,警惕房地产崩盘危机。

  3.叶檀——房地产高涨既然是种货币现象,按理应该提高房贷利率,或者像加拿大一样增加税收,但我们一概没有选择,而是选择停止首付贷,这具有极强的象征意义。

  如果说此前是房地产绑定了经济,现在则已经血肉相连。惟一的办法,是减少营养供应,降低杠杆,让民间的真金白银进入房地产,从土地到房产,让民间资金填实,房地产市场像股市一样,在些微的希望中整体稳步上涨。

  然并卵。货币狂潮期,扑面而来的资管计划渗透到所有地方,支撑了土地价格,我们敢彻底取消资管计划向股市与房地产市场的输液吗?估计不敢。

  中国财团已经买不动了

  ——民间固定资产投资比增速将至16年来最低

  中国财团的买买买的确延缓了通货紧缩的到来,但民间固定资产投资比增速降至16年来最低,这告诉我们,中国财团已经买不动了。

  根据国家统计局15日公布数据显示,上半年,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名义增长2.8%,增速比1-5月份回落1.1个百分点。这是该数据连续6个月出现下滑,与去年全年10.1%的增速相比,目前的增速尚不及当时的三分之一,创下了16年以来民间投资增速的新低。


2015年1月-2016年4月,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和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速


  民间投资增速持续下滑意味着创造GDP增速的主力梯队经济增长乏力。民营经济近年来每年创造了60%左右的国内生产总值,80%左右的社会就业,超过50%的财政税收。

  民间投资是投资中的大头,其投资大幅回落,表明民间对未来的投资信心是不足的。


2016年以来,公共部门投资和民间投资增速分化急剧加大


  从表中可以看到,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和政府主导的投资的增速在2015年底开始出现剪刀差,并且差距越拉越大,这说明上半年我国GDP增速全靠政府主导的投资撑着。

  政府主导的投资无外乎就是大基建,但这些项目回报周期长,建设资金只能通过地方债、扩大财政支出等方式解决,最终倒逼央行超发货币。

  政府得到中央发放的信贷,但超发的货币实际上稀释了居民储蓄和实体企业的资金,这进一步影响实体企业投资能力的下降。这就是中央越加大投资、扩大信贷,实体企业更为困难的逻辑。

  业内很多学者认为,我国经济陷入了流动性陷阱。嘉丰瑞德认为,这是个不争的事实。接下来,各行各业要挣到钱恐怕会越来越难。

  从房地产到涂料行业有多远?

  ——砥砺前行的涂料企业是否能挺过寒冬?

  制造业在地产虚假繁荣挤压之下委屈已久,大量资金被抽走,流入房地产,面临即将崩盘的中国房地产,与房地产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的建筑涂料企业似乎感受到一丝寒冬气息。

  面对中国房地产高速发展的20年,中国涂料行业做出了敏捷的反应,在建筑涂料领域,嘉宝莉、三棵树、巴德士,乃至涂料新星晨光涂料、亚士漆、久诺建材,均得到房地产行业的高度认可。在资本市场上涂料企业亦与时俱进,据统计,截止2016年中,中国上市涂料市场72家(不包括新四板),基本集中在新三板。

  然而,实体经济难,中国涂料产业集中度低,利润低,苦行僧一样的中国涂料人,在面对经济下行大势时,选择遁地逃走,还是迎难而上,在中国民营经济中,涂料行业是十分不起眼的一个细分领域,涂料人干的都是脏活儿累活儿,还要面对环境污染的诘问。

  当房地产不再美好,黄金十年、白银十年已是明日黄花,中国建筑涂料企业何去何从?

  我们看到,原本主营建筑涂料的企业正布局延伸产品线,不少涂料企业已经将触角向工业涂料、粉末涂料、大建材延伸。君不见,亚士漆、久诺建材的保温一体板事业成为同行觊觎的香饽饽;嘉宝莉巴德士抢滩艺术涂料市场与水性涂料市场;昆山樱花转型水性工业漆初见成果;江苏晨光涂料功能性涂料开发硕果累累、引领潮流。

  而部分忽视市场变化的企业,在面临日益激烈的竞争、逐步下行的房地产事业,竟毫未察觉,声音逐渐小了,怕是最终难以为继。

  响应当前中国经济结构调整改革“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的主题,主动迎接市场变化,中国建筑涂料企业面临房地产即将到来的崩盘应当何去何从?我想,勇于面对即将到来的寒冬,迎着冷眼与嘲笑的那一拨先行者对于市场需求的探索,将是中国企业对全球商业文明的巨大贡献!

新浪地产

网友观点

我要说两句

person
您好,请登录后进行评论。点击 登录 注册新账号

文明上网,登录评论,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新浪地产保持中立。

快捷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