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润微薄融资难 珠三角LED中小企业深陷“连环债”

提要:钟良是东莞一家从事LED研发生产的小型企业,2011年营业收入近5000万元,在中小企业遍地的东莞,钟良的公司并不起眼。一方面,在宏观经济下行和成本持续上升的双重压力下,中小企业的利润空间不断缩小,生产经营困难加剧。

    来源:高工LED

  钟良是东莞一家从事LED研发生产的小型企业,2011年营业收入近5000万元,在中小企业遍地的东莞,钟良的公司并不起眼。但由于民营企业机制灵活的特点,加上钟良本人精于经营,这家成立仅5年的公司发展很快。令钟良始料未及的是,自2012年以来,他的日子不好过了。

  “产品卖不动,工人招不到,融资也没有渠道”,钟良对记者表示,他此次来北京,想通过熟人关系,从银行借些钱,但目前来看,“成功的可能性很小”。

  钟良的遭遇并非个例。有业内人士称,这是自2008年金融海啸以来中小企业最难挨的日子。“珠三角”多年来都是“中国制造”的核心地带,正是依靠这里遍地开花的中小企业,才支撑起了中国制造业在全球范围内的影响。但最近两年,“珠三角”中小企业在经营方面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困难,甚至引发了诸多经济和社会问题。

  利润微薄

  东莞2011年有300多家LED企业,数目比上一年增长约30%,90%以上的企业产品主要面对国际市场。但现在普遍销量下滑,有的企业已经倒闭,有的转型做其他行业了。据钟良介绍,两年前,他公司产品的总毛利为25%,但刨除12%的人工、厂地、租金、销售、税等管理和销售费用,净利仅有8%。而且其中还包括保险计提,作为瑕疵产品的赔付。

  据业内人士介绍,LED是典型的劳动密集型,许多企业即便不懂技术,也可以靠组装LED部件在市场占据一席之地。“目前许多企业都集中在低端市场,重量不重品质的LED产品越来越多,大概90%的企业都在打价格战。”钟良如此表示。

  过剩产能引发企业之间恶性价格战,使LED行业下游企业产品价格不断下降,利润自然也被摊薄。目前LED行业的毛利率仅在20%左右,而净利润不到5%。

  除了LED行业外,其他行业的中小企业同样遭遇利润低下的困境。钟良一位朋友7年前在东莞开了一家从事汽车散热装置的小型公司,同样利润低下。该公司负责人表示,主要是无力承受上涨的成本。据其介绍,2008~2012年,原材料价格上涨了15%,工人工资每月从2500元上涨到3500元。

  同时,世界经济持续疲软和人民币增值、美元贬值等因素,使产品的销售价格基本维持在三四年前的水平。

  事实上,最近几年,随着原材料、劳动力、土地、物流、融资等成本持续上涨,我国中小企业面临的生产经营成本压力不断加剧,利润空间一再被压缩,严重影响到我国中小企业的健康发展,并成为削弱我国制造业国际竞争力的重要因素。

  一方面,在宏观经济下行和成本持续上升的双重压力下,中小企业的利润空间不断缩小,生产经营困难加剧。2012年9月底,渣打银行公布的2012年第三季度“中国中小企业信心指数”为46.71,连续第二个季度回落,持续徘徊在50临界值之下。其中,投资信心指数骤降22个百分点。在重庆、湖南、浙江、广东等多省市,都出现企业利润下滑、亏损增多、停产及半停产企业增加等现象。

  另一方面,成本持续上升减弱了我国出口产品价格的竞争力。据商务部统计,2012年上半年与2011年年底相比,我国出口占主要贸易伙伴欧盟、美国和日本的市场份额分别下降了1.7、0.62和1.04个百分点。其中,我国劳动密集型产品的出口竞争力下滑尤为严峻。

  利润下滑的同时,中小企业承担的税收和非税收费用却增长迅速,甚至大幅超过企业利润。数据显示,2012年1~7月,湖南省中小企业税收比利润增幅高14.3个百分点;2012年上半年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调研发现,在工业企业利润下滑30%~40%的情况下,所调研各省的税收增长仍然达到两位数以上,表明企业税收负担过重。

  值得关注的是,2012年以来,受宏观经济下行压力和房地产调控的影响,为了保证预期的财政收入,不少地方加大征收各种非税收费。2012年前三季度,天津、安徽、广东等省份的非税收入增幅分别比税收收入增幅高出40、30和18个百分点,这也充分折射出中小企业财税优惠政策落实的现实困境。

  融资困难

  除了利润空间被压缩,融资问题也一直是中小企业难以翻越的“大山”。

  钟良此次到北京就是为资金而来,“银行不给我们这样的企业贷款,只好到北京来找朋友”。

  据业内人士透露,LED行业内普遍存在着“连环债”问题。许多企业与供应商合作,靠信用来保证企业资金的周转。按照行业内的普遍规则,许多人选择向上游原材料供应商赊账,同时允许下游客户欠款以维持企业长期订单。在这条循环欠款的链条上,一旦企业的销售市场不稳定或利润空间下降,产品质量不能满足客户要求,这条欠款链条就会发生断裂。

  高工LED产业研究所所长张小飞则指出,如果供应商赊账期延长,企业糟糕的资金情况就会被传到行业中,几家供应商会同时向企业要账。这就会像银行挤兑一样,一边向你要账,一边又断货,企业很快就会垮掉。

  中小企业融资难已是不争的事实。外部成本上升推动资金需求增加,在紧缩银根情况下,中小企业获得信贷资源受限,融资需求满足度偏低。加上中小企业有效抵押物不足,贷款难度也随之增加。即便贷到款,贷款利息上浮及担保费用,也让中小企业无力承担。

  全国工商联调查显示,规模以下的中小企业90%没有与金融机构发生任何的借贷关系,微小企业95%没有从金融机构获得过贷款。北京有中小企业25.2万家,占全市企业总数的99.7%,而这些中小企业从直接融资渠道获得的融资比例只有2%~5%;上海有34万家中小企业,仅有10%的企业享受过银行的贷款服务。

  数字还显示,我国每年有30%左右的中小企业倒闭,而其中约60%是因融资问题得不到解决所致。是什么因素造成了中小企业的融资难呢?

  业界人士称,一是我国长期性宏观经济政策取向不利于中小企业融资,主要问题是宏观经济政策采取增长优先导向,而不是就业优先导向;二是由于中小企业效率较低、信用不足、抗风险能力弱等原因,各金融机构从成本、风险、收益等方面考虑,都更偏向于给大型企业融资,导致中小企业融资不足;三是低利率政策导致中小企业融资异常困难。

  因此,许多中小企业不得不走向“曲线贷款”之路,借助担保公司、小额贷款公司间接获得银行资金,有的甚至被迫接受银行一些近乎苛刻的要求,这就大大提升了中小企业的融资成本。

  无奈出走

  在利润挤压和融资难的双重压力下,中小企业的结局显得非常无奈。有的出现老板跑路;有的直接破产倒闭;有的铤而走险,选择民间借贷的高风险途径;有的企业只得被迫迁移。但不管选择什么样的方式,中小企业的最终命运都令人担忧。

  在合法融资无路可走的情况下,部分中小企业无奈转向民间市场,即担保公司和地下钱庄这样的融资性中介机构。这些渠道虽能提供贷款,但是利率却高得惊人,而且会导致较大的风险。

  来自人民银行温州市中心支行的数据显示,2011年9月,温州民间借贷综合利率是25.44%;温州民间借贷市场规模达到1100亿元,89%的家庭或个人、60%的企业参与其中。

  钟良认为,贸易企业最需要现金流,四五个月货没有流动起来,现金马上断流。“急需资金如果从民间借高利贷,相当于吃慢性毒药。”

  浙江致健家俬有限公司目前就陷入民间借贷风波。公司董事长黄菊云介绍,自2012年3月至今,她的浙江致健家俬有限公司先后被泰隆、浦发、农行等银行抽贷了约4000万元,占其贷款的2/3。为填补资金空缺,黄菊云的民间借贷已升至3000多万元,其中绝大部分为高利贷。这对年销售8000多万元、净利润率只有6%~7%的公司来说无疑是致命打击,也最终导致了这家企业的惨败。

  而面对“珠三角”日益严峻的用工环境,不少劳动密集型中小企业不得不选择出走。

  洪明在东莞经营了一家玩具企业,当2008年广东省启动“双转移”时,他并没有走出东莞的打算。当时他曾算过一笔物流账,到湖南开厂,原材料要从“珠三角”采购,成品出口还要走深圳盐田港,因此运输费用粗略估算将从原来占成本的4%大幅提升到占10%,而他更愿意将这部分成本用在提高工人待遇上。但后来“珠三角”出现的大幅涨薪以及招工难让他下决心出走。

  洪明介绍,他们首先将部分生产线转移到了广东省肇庆市怀集县,后来又去湖南郴州再开分厂。在完成同样数量订单的情况下,东莞工厂的聘用工人总数比原来减少了20%。

  但从目前来看,洪明这两次转移都不太成功。因为内地用工也面临诸多问题,如内地的员工都喜欢住在家里,员工宿舍没人住,因此想从周边镇上找人都很困难;而且很多工业园区的交通配备都很差,很多企业要自己配客运车接送工人。

  但是他表示:“如果企业要继续办下去,必须要转移,没得选择。虽然目前内地的劳动成本也在上涨,而且加上运输费用,内地的成本与“珠三角”差不多,但至少内地可以招到人。”

  有的企业已经开始考虑向国外转移。一位玩具企业老板表示,目前越南、柬埔寨、缅甸等地是很多工厂转移的地方,那里的投资环境目前还可以。但他也表示:“那些地方的用工问题已经隐现,如当地劳动力有限使企业规模难以扩大,近年来用工成本也在不断上涨等。”

网友观点

我要说两句

person
您好,请登录后进行评论。点击 登录 注册新账号

文明上网,登录评论,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新浪地产保持中立。

快捷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