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士董事会称吴长江回归不妥 阎焱或与施耐德形成利益联盟

提要:多名高管辞职、供应商停止供货、雷士或成空壳,面对这样巨大的压力,雷士照明董事会最终还是对吴长江说了“不”。雷士照明8月14日晚公告了复牌以及对雷士近段时间的风波进行了回应,并明确表示吴长江回归并不妥。

  多名高管辞职、供应商停止供货、雷士或成空壳,面对这样巨大的压力,雷士照明董事会最终还是对吴长江说了“不”。

  雷士照明8月14日晚公告了复牌以及对雷士近段时间的风波进行了回应,并明确表示吴长江回归并不妥。

  对此,一位接近雷士照明的人表示阎焱和施耐德或已经形成利益联盟,最终结果可能是吴长江另创一个新的品牌。

  8月15日雷士照明复牌,当日,公司收盘价为1.01港元/股,相比复牌前公司股价1.41港元/股,大跌28.369%。日前,雷士经销商宣布于8月15日举行新品牌运行大会。当日,记者采访了雷士北京地区某一级经销商,他表示未听到任何消息,新品牌运作的可能性不是很大。

  对于吴长江回归雷士照明的可能性,他表示“可能性很小”。这位一级经销商每年从雷士进货大约1500万元额度,他表示即使吴长江不回归雷士,他也会从雷士照明进货,但也会选择其他的品牌,包括吴长江可能参与的新品牌。

  但他不知道的是雷士照明董事会已于8月14日晚发布公告称吴长江回归雷士不妥当。

  雷士董事会:吴长江回归不妥

  雷士照明8月14日晚公布了对吴长江的调查结果。

  对于吴长江接受中纪委调查一事,吴长江并不是这些调查的对象,他只是协助调查,目前,吴长江已可以自由出入境。此外,雷士照明表示,该公司并不是此次调查的对象。在协助调查的过程中,吴长江称,在未来可预见的一段时期内不会回到中国。基于当时情况及上市公司有关规定,吴长江主动选择辞去雷士照明董事长等职务。因此,吴长江的卸任,并非像其之前宣称的“被迫下课”。

  雷士董事会还公布了关于吴长江涉嫌代表雷士照明和重庆南岸政府将本公司总部迁至重庆的合同或意向书。调查小组认为,吴长江已将部分总部迁至重庆的一个租赁大楼,但董事会之前的决议只是批准一家销售公司到重庆。吴长江表示其仅签署意向书,而非法律文件。但重庆南岸区一个政府代表认为其已与雷士签订具备约束的文件。

  另外,可以肯定的是,吴长江承认了其从十名经销商处获得了个人贷款,但他表示这些贷款只是对其为这些经销商介绍业务机会的回报,并且称该业务机会与公司无关。除此之外,调查小组告知,吴长江在首次IPO时,他曾协助一些员工和经销商将资金聚集在一起,以整体购买本公司的股票,员工和经销商将款项汇至吴长江的私人银行账户。

  此外,吴长江还涉嫌在未经董事会批准的情况下将两千万人民币的政府补助和一块土地转至自己公司名下,另外还有涉及关联交易等。

  考虑到调查小组的发现,董事会表示,认为重新委任吴长江为公司董事长和董事并不妥当。

  新品牌运作或影响公司业绩

  雷士董事会还在最新的公告中对罢工事件以及最近的供销商停止供货等事件进行了回应。公司表示此前的罢工事件和经销商停止向公司发出订单一事不会对公司全年业绩产生重大影响。另外,近日,雷士董事会表示公司在积极解决供货商停止向该公司供货的事情。

  对于罢工事件,雷士公司公告表示,参与罢工的员工诉求有四点:要求先前为施耐德雇员的管理层成员应离开雷士;重新选举吴长江回到董事会;将员工的报酬提高15%至25%以及承诺不会对员工采取任何报复行动。

  对此董事会就员工的诉求一一进行了回复。其中,员工薪酬的增加由人力资源部门依据已设立的且正常的检讨薪酬水平的程序并经管理委员会和董事薪酬委员会的批准进行处理。董事会决定对参与罢工的员工不采取任何措施,但今后如果发生类似行为将会严肃处理。而施耐德雇员、雷士照明前管理人员李瑞、李新宇等也已离职。

  雷士董事会还表示,自2012年7月28日起所有经销商已恢复向公司发出订单。

  对于经销商可能设立一家新公司一事,雷士董事会称,如果这一事实属实的话,他们的行动可以对本集团的业务经营产生实质影响。公司表示将寻求其他方法分销其产品,或通过使用其他一级经销商,或直接通过二级经销商销售其产品。

  但雷士董事会提醒投资者注意相关报道的可能性,以及经销商是否确实可以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建立一家公司以及生产竞争产品。

  关于供应商停止向雷士供应原材料,雷士董事会承认目前有25名供应商表明其不再向本公司提供原材料。董事会预计万州工厂和惠州工厂的现有存货足够一些天的生产。如果这种情况无法解决,这将对本集团的业务运营造成实质影响。雷士表示正在考虑其可选择的办法,包括寻找替代供应商的可能。雷士表示,公司有能力在合理时间内找到合适的替代供应商。

  除了对雷士风波的回应,雷士董事会还公布了2012年上半年的业绩预警报告,预计公司截至2012年6月30日报告期内的未经审计的利润与去年同期相比会显著下降。董事会认为业绩预减的主要原因是产品成本增加、消费者需求及销售额降低以及吴长江辞职。

  此外,在雷士副总裁徐风云辞职的同时,雷士独立董事KarelRobertdenDaas8月11日通知董事会因其对本公司未来的战略方向存在意见分歧,其已决定辞去独立非执行董事职务。

  阎焱联盟施耐德

  在雷士照明的某一级经销商门店里,记者看到了这里不仅销售雷士照明产品,还销售西门子、朗能的照明产品,此外,还有施耐德产品。上述经销商告诉记者,门店里销售施耐德的产品是在其加入该公司以后,他介绍施耐德的主要是开关产品。

  利用雷士照明的经销商渠道销售该公司的产品,这是施耐德参股雷士打算。然而,截至到目前,这显然是一次失败的投资。

  施耐德2011年7月收购雷士照明9.2%的股份,雷士照明公司部分股东以4.42港元出售公司共计2.83亿股股份给施耐德。一年之后,雷士风波之中,施耐德备受争议。雷士员工认为在吴长江离开之后,雷士董事会已成为施耐德的天下。这让雷士的员工和经销商对施耐德产生了极大的不满,担忧施耐德会全盘接收雷士。雷士照明万州、惠州工厂罢工时员工拉出横幅明确要求施耐德离开。

  2012年8月15日,雷士复牌,股价已跌至1.01港元/股,相比之前的收购价,施耐德在雷士的投资已缩水近338%。

  此次明确拒绝吴长江回归,或是阎焱已与施耐德达成利益联盟,一业内人士表示。

  “朱海当时力排众议投资雷士,现在雷士运作成这样,他的压力倍增,”上述业内人士称,“与阎焱联盟是他自救的选择。”

      (张敏)     

网友观点

我要说两句

person
您好,请登录后进行评论。点击 登录 注册新账号

文明上网,登录评论,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新浪地产保持中立。

快捷导航